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用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陆丰市广播电视大学 >> 新闻中心 >> 教学信息 >> 正文
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1)期末复习指导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12-17           ★★★

 

 

第一部分  考核说明

 

1、本课程考核对象是本科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

2、考核内容和要求以《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的考核说明为依据,文字主教材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钱理群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3、本课程考核学生对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的了解、掌握程度和分析能力。以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名著为研究对象,围绕作家、作品这两个概念,引导学生对文学名著做文本细读,进行鉴赏性阅读,反复揣摩作品的言语、行文与文体风格,并提倡对作品的多样化的阐释。使学生能以此为视角去观察作家的创作思路和艺术结构,培养欣赏和分析作品的能力。

 

第二部分 复习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一、复习的范围:

1、主教材《中国现当代文学名著导读》小说部分;

2、参考教材:《中国现当代文学专题研究》、《中国现代文学发展史》和《中国当代文学》;

3、教材全部精读作品;

4、网上教学辅导。

二、复习的要点:

1)教材中的阅读提示;

2)“期末复习指导”中学习要点和要求;

3)练习与思考。

三、复习应注意的问题

1、按照考核说明、期末复习指导的要求进行复习。

2、阅读作品:

1)阅读重点作品(教材中的精读部分)。

2)熟悉重点作品的基本内容及艺术特点。

3)理解阅读提示中提出的有关问题,

4)重点是对作品的分析,整理阅读作品的心得,要有自己的感受和见解。

四、复习的方法

1)点与面相结合。点指重点,面指知识面。在全面了解掌握的基础上,对重点问题要深入进行分析。

2)泛读精读相结合。泛读,即欣赏性阅读。一是与作者的对话,要读出兴趣、乐趣;二是要对所读的作品有一个总体的感悟和把握。精读即分析性阅读。要在泛读的基础上,带着问题再重新阅读。不仅要注意作者写什么,还要着重体味作者怎么写。一方面通过对作品的语言、行文结构、文体风格的反复揣摩,提高自己对文学语言的感悟力,另一方面,还要对照着教学要求(首先是读教材),并借助对其他有关作品和参考资料的阅读,最终达到提高自己分析能力的目的。

 

第三部分 复习要点

 

现代小说部分(11篇)

一、鲁迅小说两篇

《在酒楼上》

1、理解《在酒楼上》作者与叙述者、人物的关系。

吕纬甫是鲁迅投射了反思和批判目光的人物,而小说叙述者则更多地代表了鲁迅的立场,对吕纬甫在五四落潮期的敷敷衍衍,模模胡胡的颓废状态采取的是审视和批判的态度。而吕纬甫也在见证着自己当年的革命热情的同路人————叙述者的面前表现出一种自省的心态。从这个意义上看,鲁迅在小说中坚持的是五四式的启蒙主义话语,吕纬甫的声音是作者力图压抑甚至摆脱的声音。

关注吕纬甫讲的故事本身,就会感到这其实是两个十分感人的故事,有一种深情,有一种人情味,笼罩着感伤的怀旧情绪。吕纬甫身上是有鲁迅的影子的,吕纬甫的声音可能比小说叙述者更代表鲁迅心灵深处的声音,小说中的不仅是吕纬甫故事的倾听者,同时也更是一个审视者,吕纬甫一遍又一遍的自我嘲讽、自我申辩、自我否定,正因为他一直感受着的潜在的审视的目光。从而与吕纬甫之间呈现为一种内在的对话关系,这可以看作是鲁迅两种声音的外化。与吕纬甫的辩难,正是鲁迅内在的两种声音在冲突,在对话,在争辩,最终很难说哪一种是主导性的声音。

2、细读关于“废园”里的“老梅”的描写文字,体会它的写法的精妙处,并结合上下文的描写,谈谈它在小说中的作用。

 第一次描写:“我”来到“一石居”时,正值严寒季节,然而从窗口看废园,那里“几株老梅竟斗雪开着满树的繁花,仿佛毫不以深冬为意;倒塌的亭子边还有一株山茶树,从暗绿的密叶里显出十几朵红花来,赫赫的在雪中明得如火,愤怒而且傲慢……”这是“我”高洁的情怀和坚贞不屈的意志的象征性写照!

第二次描写:在吕纬甫叙述自己故事的间隙,小说中又穿插了一段生动的废园景色描绘:“窗外沙沙的一阵声响,许多积雪从被他压弯了的一枝茶树上滑下去了,树枝笔挺的伸直,更显出乌油油的肥叶和血红的花来。”在这里,正隐隐地透出了“我”的一种希冀,“我”是多么希望老友重新像这株红山茶那样挺立起来啊!

这些生动的景物描写,并非仅仅作为人物活动的背景而存在的,也含蓄地展示着“我”的感情世界,有助于深化小说的题旨。

《铸剑》

《铸剑》前后两个高潮之间构成了怎样的关系?

《铸剑》中“三头相搏”的场面是小说情节发展的顶点,“复仇完成以后”情节有新的发展,于是出现了“辨头”的闹剧,“三头并葬”的滑稽戏,到最后的“大出丧”变成全民“瞻仰狂欢节”,小说又出现了一个高潮。

作品前半部是一个悲壮、崇高的复仇故事,小说结尾在“复仇完成以后”,出现了万民观瞻狂欢节场面:复仇者与君的头骨混在一起,同被展览,复仇的神圣也被消解为无有。尽管鲁迅在感情上始终倾心于复仇,但他仍以怀疑的眼光,将在看客面前复仇必然的无意义揭示给人们看。

整个作品庄严荒诞两种色彩或语调或显或隐,互相补充、渗透和消解。两种调子”在小说中的相互纠缠,渗透,对峙,消解,起伏,激荡。

二、废名小说

理解废名小说的语言的几度变化。

废名是极负盛名的文体家,他在语言上的极端追求和极力变化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菱荡》是早期短篇小说,是一种几乎没有“故事”的小说,一切依赖于“情境”来组织,大量的景物描写和随意的人物点染是其特点,语言清新流利,运转自如,体现了很高的水平。

《桥》的创作延续十多年,是由一段段可自独立的章节组成的长篇。在这部作品中,废名进行了艰苦的语言探索,“写小说同唐人写绝句一样”,极端俭省的文字使得意象既繁密又超出常理地跳跃,修辞上也有较为极端的探索。

莫须有先生传》与《桥》在语言上几乎完全相反,这个长篇用的是可以称为放肆的文字进行叙述,不衫不履,几乎毫无节制,废名把语言试验推到另一个极端。

《纺纸记——楔子》虽然晦涩难懂,但在对语言的控制上明显精致,如风行水上,起落无痕,所达到的水平在汉语文本中是极高的。

莫须有先生坐飞机以后》基本上是将这部小说当散文写的,由于思想经历的变化,作品返朴归真,语言极为平易,可称“无意为文”了。

三、《子夜》选读

阅读有关吴老太爷的“都市感觉”的文字,体会语言的声、色变幻和节奏感。

①心理描写与典型环境中典型人物的塑造。

都市感觉主要是指吴老太爷初到十里洋场所看到的街上高耸的摩天建筑、平地拔立道路两旁整齐排列的路灯、长蛇阵般奔驰不息的汽车;他二女儿芙芳和街上少妇紧身的半裸体式的夏装、裸露的臂膊、白腿;吴公馆客厅里跳舞的女郎,衣着体态,全身肌肉的轮廓,无数高耸的乳峰……。通过吴老太爷的种种感觉,细腻地表现他或惊异,或气愤,或无法忍受,或心中漫骂等心理活动,环境描写与人物心理描写的渗透融汇,真实地表现了典型环境中典型人物的性格特征。

②叙述语言雄健而又精细,注重声色的变幻,富于节奏感。

吴老太爷下船以后,坐在雪铁笼汽车上对上海大都市街景的第一感觉就是非常典型的。作者使用了许多动词,以动写静,动静相生。如建筑物会扑,电杆会打,吼声会冲。精细的语言,还与作者善于使用形容性的词语有关。例如亮着灯光的窗洞,高耸的摩天建筑,光秃秃的平地拔立的路灯杆,长蛇似的一串黑怪物,叫人目眩的强光。丰富生动的形容词语,细致地表现了吴老太爷对都市生活格格不入的感受。

四、《边城》

1、《边城》所体现出的沈从文的美学追求。

①从沈从文创作两类题材的角度讲,他更倾心于“湘西世界”的构建,成就最高、影响也大。他所追求的是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形式”。《边城》所展示的完美而自足的“湘西世界”正是沈从文所追求的美的世界。

②追求人性美、人情美的人生形式。这种人生形式表现的极致,便是对神性的向往。“神性”就是“爱”和“美”,就是人性。《边城》是“神”、“爱”、“美”三者一体的结晶。美丽天真的翠翠,她的殉情的双亲、侠胆柔肠的外祖父、豪爽慷慨的顺顺、聪明机智的二老、忠诚守信的大老,都具有作家向往的“人性”美。

③塑造了最为理想的艺术形象——翠翠。《边城》所创造的古风犹存、淳朴美善的“湘西世界”就是沈从文理想人生的缩影,是一座供奉着人性的“希腊小庙”,而翠翠便是这自然人性的化身。在沈从文笔下,翠翠闪耀着一种神性之光,既体现着人性中庄严、健康、美丽、虔诚的一面,也融铸了作者所具有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因素的田园牧歌情怀。

④ “造境”艺术的完美体现。沈从文注重意境,善于造境,描写的是淳朴的自然风光,原始的蒙昧,却融入了优美、健康的人性,在自然美、人性美中,掺和、渗透着作者的情感、回忆、想象,体现了作者的美学追求。

2、体会作者的写作与水的关系。

①如水一般的抒情笔致,语言柔和清丽,明净澄澈,自然流畅,平缓深远,充溢荡漾着水的气息。《边城》的环境、风情、人物的对话,以至翠翠、老船夫、二老、大老等人物都体现了这一特色。

②语言既质朴自然,又浮沉蕴藉,把散文的凝重、情致融入小说创作之中,产生了纯和真的美文效果。《边城》中对小溪、白塔、老船工工作的渡口环境、气候、祖孙的心态和话语交流,都富有诗情画意的散文之美。

③描写人物的语言,质朴真诚,内蕴丰富,意味深长。人物的心灵美,人际间的诚信,细腻、深邃、诚朴而又优美。如二老对翠翠的戏语,“回头水里大鱼来咬了你”,翠翠念叨着“翠翠被河里鲤鱼吃去了。”这样的语句重复,显然是作者有意为之,可以从多个角度看出它的水乡风味,通俗、深刻而耐人寻味。

五、老舍小说两篇

《骆驼祥子》选读

阅读《骆驼祥子》开头对祥子其“人”其“车”的描写,理解作者怎样在第三人称的叙述中注入自己的“陶醉”之情,进而体会老舍语言中的诗意。

①第一章第一节就写的是祥子其“人”其“车”。祥子是北京城里身轻力壮,自己有车的高等车夫。作者写了他的身高、体态、模样、衣着、精神。“他确乎像一颗树,坚壮、沉默,而又有生气”;写了他的车。关于祥子形体、衣着的描写,尤其是对祥子拉车姿态的刻画,虎虎有生气、有光彩,犹如是青春健康和劳动的赞歌。

② 运用精粹的京味十足的口头语言。老舍语言追求的是明快、简洁、自然之美,他不求文雅,而求其有力量,活泼、响亮,他不多推敲语句里的字眼,而是注意一段一节的气势和声音。他的语言完全是普通的(也是精粹的)北京人的口语,描写少叙述多,文字平易,从容道来,亲切、新鲜、恰当、活泼,这是老舍创作特有的情趣和诗意。

《正红旗下》选读

掌握《正红旗下》的叙述风格和复杂心态。

①以个人的所见所闻为叙述的中心。在叙述本民族的历史变迁和风俗习惯中,采用把重大历史事件与思想主题融入到日常生活的描写之中的叙事策略。与他过去的写作不同的是,在这部作品中对本民族的历史——清末旗人的生活习气作了出色的表现。自传性的文体为作者观察、进入历史与审视民族风习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叙述时既有亲切形象的描绘,又有客观冷静的分析,思考深度和艺术魅力。

②老舍一方面又回到他以前创作的审视国民性的角度,另一方面,以个人所见所闻的民族风习及其变迁为叙述的中心,对本民族的历史保持着一种亲熟的反省态度。不仅仅是一种怀旧的风俗描写,而是在其中寄托着对本民族历史和现状的深刻反思和沉痛批判。满州旗人入关200多年后,原来的勇武之气退化殆尽,变得奢靡柔弱,一味讲究“生活的艺术”:玩乐。如作品所说,生活的意义“就是每天要玩耍,玩的细致、考究、入迷”。妇女们讲规矩,老爷儿们沉溺于玩乐,有钱的真讲究,没钱的穷讲究。作家把理性思考融入形象描绘之中,既有对本民族生活风习的眷恋之情,也有一种含蓄的讽刺之意。比如对二哥福海的描写,就颇多赞誉、眷恋之情,而对大姐的公公和他的儿子的“玩”则不失讽刺贬斥之意。

六、《梅雨之夕》

体味《梅雨之夕》中的“我”与那位躲雨的“姑娘”邂逅相遇中的“心理过程”,注意作者怎样精细地写出“我”的精神的最微妙的变化,莫名的感觉,不由自主的行动背后隐秘的动机,从而进一步把握施蛰存“心理分析小说”的特点。

作品描写了一个都市人物美丽的、却又是失落了的白日梦

主人公下班回家途中邂逅一美丽的少女,终于同伞而行,俄儿觉得她像是多年的初恋的情人,沉入了担簦亲送绮罗人的迷人景象。作品对欣喜、迷醉、惊觉、羞惭交织的心理流程作了真切的描绘,写与少女同行中,瞥见街上一女子忧郁的眼光,似乎看见了妻子等待他归家凄楚的脸色;回到家听见妻子的声音,又仿佛是那位少女的清音,在真幻交织中心理向前滑动。

没有多少情节,满纸都是内心独白,瞻顾之间,疑窦重重,在一种层层迭进、往复回环的圆熟的心理描写中,传达了都市薄暮中一种蠢蠢欲动而又带有强烈和自我抑制性的幻美情绪。

七、《呼兰河传》选读

体会作者儿童视角的叙述风格在小说中体现出的特殊的审美效果。

《呼兰河传》是一篇回忆体的小说,是成年的作者对童年生活的回忆,是生活在现代都市的作者,对乡村生活的回忆。作者的叙述出入于成年与童年的不同视角,都市与乡村的不同情境之间。

儿童视角下的世界——可着重体味与分析以下段落:

①第一节儿童眼睛里的后花园;

②第六节“我”第一次走出后花园对外部世界的最初感受;

③第七、八节,“我”跟祖父学诗,即第一次接受传统文化熏陶时“我”的独特反应与理解。

作者是从一个未谙世事的女孩所特有的心理视角来作出情感评价的,所以常常故意举重若轻,大事小言甚至言不及意。这种独特的心理视角及其情感评价与作品的客观倾向之间就形成了一定的暌离,于是出现了艺术的反讽。

作者成功地运用了第一人称“我”——一个单纯幼稚的小姑娘眼睛,为读者摄下了一幅幅悲惨的人间画面。在这里,作者是让叙述者用儿童好奇的目光来观看这一切的,而一个儿童显然是不会完全洞察这一悲剧的意蕴的。对叙述者“我”这个童稚来说,这只是不过是一个个“有趣”的故事,于是叙述者越是平静,读者越会激动;叙述者越是超然好奇,读者就越会悲哀,愤恨而不能自已。可见,儿童视角既增加了作品的心理情感的容量,也增加了作品内在的张力。

八、《倾城之恋》选读

1、思考《倾城之恋》中多处出现这一意象,阅读关于香港被轰炸的那一段落,从更深的层次来理解题目所谓的“倾城之恋”的象征意义?

所谓意象,也就是在一个个有着色彩、光泽、声音的物象形态中,包含着隐喻、象征等深层的意蕴。张爱玲的小说大多有着鲜亮的视觉效果,善于运用意象化的手法,使许多原本抽象的东西,如人物的命运、心理、情绪、感觉等,像一幅幅流动的画面,具有具体的形态,从而给小说带来浓郁的诗意。《金锁记》的月亮、《倾城之恋》中的时间,《封锁》中的乌壳虫等。

①《倾城之恋》有多处对于“墙”的描写,重要的有两处:一是白、柳拥墙叙谈;一是香港被轰炸后,什么都完了,“剩下点断墙颓垣”,而后是白流苏仿佛做梦似的,又来到墙根下,迎面来了范柳原,“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

②这墙是一个重要的意义,象征一个苍老的文明。“那堵墙极高极高,望不见边。墙是冷而粗糙,死的颜色”。后面的“断墙颓垣”则象征好景无常,柳原则说“地老天荒”不了情一类的话。后来他还引用了《诗经》 “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希望在地老天荒之后仍然求得此情不渝。取二人永远在一起之意,再后白流苏的梦,更是验证了墙的意象,在白范恋情中的象征意义。

③捕捉、描写众多的意义,是张爱玲重要的表现手法。她笔下的意象都不是纯客观的,是通过人物的视角来观察的世界,意象往往重复出现,每个意象都包含着一个思维趋势、一种心理状态,意象几乎成了开启人物或作者意识取向的钥匙。

2、张爱玲小说表现了一种苍凉的风格,体会《倾城之恋》中苍凉气氛的具体表现。

①小说中蕴含的苍凉和悲哀,与作品题材的独特性密切相关。《倾城之恋》以“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作结。题材选择的独特性是作品苍凉的外在体现。

②精心营造的气氛和情调,是作品的内在情调。小说对白流苏在白公馆居住环境的描写,就是人物在退色的背景映衬下,显示着悲哀、宿命的色彩。白公馆就是一种象征,一种中国封建文化衰落、颓糜的象征,一种没落社会存在的象征。

③梦魇般的人性的展示。张爱玲作为一个没落世家的后裔,对旧的腐败的东西有真切的体验和清醒的认识。她写出了没落围城中形形色色的病态人物,特别是女性人物,写出了她们生命的悲剧与人性的盲目。如《倾城之恋》中所说的那样: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原因?什么后果?谁知道呢?这就是张爱玲所理解的也是她所描写的人物的生命的真实。时代转换、新旧交替,腐朽没落的、封建性的向着文明的、新生的时代转换,而出现的生存和心态是怎样的苍凉、悲哀呀!白柳婚恋待价而估,互相利用。从苍凉始到苍凉终,作品苍凉的风格,可见一斑。

九、《李有才板话》选读

以《李有才板话》为例,谈谈赵树理的评书体现代小说形式的特点。

赵树理小说对于传统小说形式有明显的突破与发展。

①《李有才板话》的前三章:“书名的来历”、“有才窑里的晚会”、“打虎”,每一章都可视为一段完整的故事,又有内在联系,沿袭了中国传统小说“讲故事”的结构特点,讲究情节的连贯和完整,人物的来龙去脉,故事的发生、发展都交待得清清楚楚,又摈弃了章回体小说的形式框架、陈辞套语。

紧紧扣住小说的题旨和中心,把人物形象的塑造放到故事情节的发展中,放到矛盾冲突中进行,从不作静止的心理描写和主观评价。

③小说的语言全是口语化的,没有章回小说文白相间的句子,或间有文言名句、古典诗词;板话全用白话,简洁明快、风趣、幽默,让农民读者倍感亲切、喜闻乐见。

当代小说部分(7篇)

一、《故里三陈》

理解汪曾祺小说的“散文化”特征。

①散文化的笔法,是汪曾祺的小说风格的重要特征。他受中国古代笔记小说、桐城派散文和传统绘画艺术的影响,重“文气”,轻结构,讲“血脉流通”、“气韵生动”,不追求故事性,不刻意编织情节,往往选择生活中的某些碎片加以连缀,如天马行空无拘无束,似行云流水挥洒自如。《故里三陈》都突破了传统小说的章法,以一种散漫的结构,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意叙说的语气,生动传神地表现了人物的心灵与情感。叙述语言简洁、干净,文白相间,节制而富有弹性。作者对人物及人物的命运不加评论,而是留有大片空白让读者去感受、体味。

②不表现激烈的矛盾冲突,而是在舒缓平和的笔调中深情地回顾往昔,含蓄自然地流露出对生活的爱和思考。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回避矛盾的激化和对立,强调个体的内心均衡。陈泥鳅的利与义;陈四的“发誓从此再也不踩高跷”等,都是人的心境,人与自然、社会的和谐,意境显得超然、空灵,具有田园牧歌式的神秘和梦幻情调。

二、《春之声》

小说将心理与现实两种空间形式并置于作品之中有怎样的特殊意味?

小说中两种“空间”形式的对比:一是“像沙丁鱼挤在罐头盒子里”一样的闷罐子火车里的狭窄而拥挤的现实空间;一是小说主人公岳之峰海阔天空地自由联想的心理空间。

在作品的表述方式上,王蒙并没有正面具体地叙述主人公的沧桑经历,而只是以春之声为中心意象,以简单的外在动作引发人物丰富的意识活动,让主人公梦魂幻游,锐意求索,淋漓抒情,把一个历经沧桑,从生活谷底一下子上升到顶峰的主人公的感情心态、意识活动,真实而生动地描绘了出来。他对于过去、未来的情思意念,就像连绵重叠的波浪,闪着粼光,带着声响,汪洋浩瀚而又平稳深厚,以梦幻般的旋律谱写了一曲激动人心的乐曲。沉思中交织着幻想和追求,既是洋溢着浪漫的意绪,又是浓缩了历史和现实的深厚内涵。

人物的意识流动成为小说的结构线索,在这连绵不断的意识片段之间,有一个理性的逻辑存在,它始终围绕着对个人命运和理想的理性思考,并把个人与民族历史联系起来,在个人与历史命运的同构中,以这一代人所特有的方式,形象地阐述了对理想主义及其实践过程的思考。

三、《棋王》选读

小说主人公王一生最关心的两件事,一件是“吃”,一件是“下棋”。如何理解作品的这种安排以及两者之间的关系?注意联系作品写作的背景来思考。

《棋王》的主要魅力来自于主人公王一生。这是一个在历史旋涡中具有独立生活方式和生命力的人物形象,他的整个人格中投射着久远的、富有无限生机的文化精神,这使他虽以一己的单薄存在却显现出了无可比拟的顽强精神和文化魅力。

小说中写王一生天性柔弱,在“文化大革命”浩劫中,像他这种小人物好比狂风中的沙粒,要在不能自主的命运中获得意义和价值,唯一的力量只能来自于内心,寻求自身精神的平衡和充实。小说从知青离城的送别写起,首先就以“车站是乱得不能再乱”之句来映衬王一生独坐一旁的内心宁静,而后通过写他对于“吃”的高度重视,暗示了对生命价值的尊重。

小说最精彩的地方在于对他痴迷于棋道的描绘。王一生从小迷恋象棋,一位神秘的拾垃圾的老头传授给他道家文化的精髓要义。王一生以生命的本能领悟了这些道理,把棋道和人格融为一体,他的人生也变成一种无为而无不为的体现。

在这九局连环大战中,王一生的生命之光和盘托出,与茫茫宇宙气息相贯通,实现了人格力量的充分展示,也完成了传统文化精神在个体身上的再造和复活。

   作者写出了他的无为的人生态度与有为的创造力,力图表现古代道家文化思想。贯穿在小说中的是有为与无为、阴柔和阳刚的相互转化,生命归于自然、得宇宙之大而获得无限自由的所谓“道理”,并把这种传统文化精神与当代人生联系起来,赋予其进取的现代意义。

四、《透明的红萝卜》选读

联系“金色的红萝卜”这一意象,感受小说所传达的情绪、感觉。小说结尾时直接透露出的情感,以及由 “阳光”、“通红”的土地、“孩子”以及“寻找”的动作,这些因素共同构成的画面,给你怎样的感觉?

作者通过黑孩的眼睛和感官印象表现了金色的红萝卜这一核心意象。它象征着孩子在寻找丢失的梦想,象征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品中的感觉形象形成的是一个梦幻般的世界,它反衬出了外部世界的平庸、肮脏、丑陋和残酷。

小说主人公——黑孩形象,从表面的层次上看,是一个具体的人物形象,一个倔犟顽强、饱受困苦的农村孩子,他的性格和命运中都有一种悲剧色彩,令人同情。从更深的层次看,作者融会于这个形象童话式的超现实因素,使他在一定意义上成为一种抽象和象征。黑孩是中国农民无限生命力的抽象和象征。他那种超自然的、神秘的承受苦难和忍耐痛苦的能力,在恶劣条件下能充满幻想,能顽强地去追求的炽烈感情,都应当是作者对中国农民命运的反思,其中包含了他的热爱、理解和信任,以及忧虑、怀疑和批评。

五、《纪实与虚构》选读

如何理解王安忆融会了写实/象征、纪实/虚构、经验/理性的“古典主义”创作倾向?

《纪实和虚构》是一篇被王安忆称为“虚构自己”的小说,即以“小说”这一艺术虚构形式讲述作家本人的故事。基本的叙事方式是为“有限的个体经验性存在”寻求“无限的抽象关联”,是为“具体的景观”寻找“抽象的虚构”。

A.从个人经验入手书写自身与城市的关系,虚构母亲家族历史使自己的身份有历史依凭。作者认为城市的根悬浮于城市之外,在现实与历史之间,所以,她以虚构家族神话和传统的方式重塑现代城市人的历史。

B.作者对上海的追忆与书写带有象征意味,追忆自我,也就是追忆个人与城市的关联性。都市——女人的关联性。

C.作者从纵的历史和横的社会关系来探讨人与世界的关系。

“自我寻根”意味着作家对于自我身份认同的焦虑,在历史与现实的身份中确定“个人”的存在,通过《纪实与虚构》王安忆呈现了自己对自身和世界的不懈探索。

六、《孕妇与牛》

体会小说构成小说的整体氛围。

小说内容--孕妇、怀孕的牛,叙述节奏--从容而和谐,叙述语言--质朴而温馨,传达的是对生命的温婉和谐的情绪。

小说叙述一个孕妇牵着牛从集市上回来,在通往村子路上发生的平常小事,怀孕的人对怀崽的牛充满了关心和体贴,牛通达人情,人理解牛意。孕妇生活富裕了,但她还想着更远的未来,对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憧憬与向往。

在路上,遇到的放学回家的孩子和石碑上的字,让她萌生了让自己的孩子学到更多文化的想法,因为她心目中的“文字”就是文明、历史的标志。

孕妇是一个虽然出身于偏僻的农村,却对明天充满希望的未来母亲形象。她对胎中的生命充满了美好的梦想,对石碑上文字的思索,“写字的碑却永远地立在了孕妇的心中”,觉得温暖而可靠。作者给我们展示了人与牛相依相存,人与景和谐共生的艺术世界,传达的是生命的温婉和谐的情绪,并且在这种情绪中充满了对美好人生的渴求。

七、《许三观卖血记》选读

阅读小说第十八、十九章,理解历史是以怎样的方式进入许三观的日常生活之中,并对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①这两章写的是大跃进和节粮度荒年代,吃食堂、饿肚子、喝稀粥、精神会餐。许三观为让全家人吃一顿饱饭,第四次卖血。

②许三观有着困苦不堪、经历坎坷的一生。小说让历史以背景的方式进入许三观的日常生活,把他摆在前台的位置上,承受非常历史时期所施与的种种打击和折磨,他以自己的朴素和单纯对抗苦难,保护自己和家人。他摆脱困境的唯一方式就是“卖血”,这实际是一种承担苦难的无奈,表达了作者对他反抗苦难的坚韧意志和生存勇气的嘉许和敬意。

③作者以对整个人类的永恒生存境遇的象征性表现,最终抒写出人在这种境遇里所独有的生存意志和精神气度,从而开掘出小说特有的审美意味。

第四部分  试题举要

一、填空(共20分)

例题1

周作人说,鲁迅作品 ______________“这是最富鲁迅气氛的小说”。

例题2

《铸剑》中最具有丰富想象力的场面是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阅读回答(每题10分,共40分)

要求:内容切题,层次清晰,语言简洁、流畅。

例题1

《在酒楼上》中关于“废园”里的“老梅”的描写是历来最为人们所称道的,细读这段文字,体会它的写法的精妙处,并结合上下文的描写,谈谈它在小说中的作用?

例题2

你认为小说《孕妇和牛》的整体氛围是怎样的?体会小说的内容、叙述节奏、叙述语言的协调统一。

三、阅读分析(每题20分,共40分)

要求:见解独特,感受真切,举例具体恰当,层次清晰,语言简洁、流畅。

例题1

张爱玲小说表现了一种苍凉的风格,谈谈《倾城之恋》中苍凉风格的具体表现。

例题2

阅读《许三观卖血记》第十八、十九章,体会“历史”是怎样进入许三观的日常生活之中,并对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名著导读((1)平时作业

第一、二次作业:

1、什么是“鲁迅气氛”?请结合《在酒楼上》等体会作品所显示出的“鲁迅气氛”。

*2、细读关于《在酒楼上》“废园”里的“老梅”的描写文字,体会它的写法的精妙处,并结合上下文的描写,谈谈它在小说中的作用。

3、你是如何理解《在酒楼上》潜在作者与叙述者、人物的关系。

*4、理解《铸剑》小说的前后两个高潮之间,构成了怎样的关系。

*5、理解废名小说作品语言的几度变化。

*6、阅读《子夜》节选中有关吴老太爷的“都市感觉”的文字,体会语言的声、色变幻和节奏感。

7、阅读《子夜》,体会“社会剖析小说”的特点。

*8、理解《边城》所体现出的沈从文的美学追求。

*9、体会沈从文的写作与水的关系。

*10、以《骆驼祥子》中祥子牵着骆驼走夜路的描写为例,请分析作者是怎样细致表现人物夜行的神态、心理,破晓时分天色的变化等的。它体现了作者怎样的语言特色?

*11、简述《正红旗下》作者的叙事特点和复杂心态。

*12、细心体味《梅雨之夕》中的:“我”与那位躲雨的"姑娘"邂逅相遇中"心理的过程",注意作者怎样精细地写出""的精神的最微妙的变化,莫名的感觉,不由自主的行动背后隐秘的动机,从而进一步把握施蛰存"心理分析小说"的特点。

*13、体会作者儿童视角的叙述风格在小说中体现出的特殊的审美效果。

*14、思考《倾城之恋》中多处出现这一意象,并仔细阅读小说中关于香港被轰炸的那一段落,从更深的层次来理解题目所谓的倾城象征意义。

*15、张爱玲小说表现了一种苍凉的风格,谈谈《倾城之恋》中苍凉气氛的具体表现。

 

*16、以《李有才板话》为例,谈谈赵树理的评书体现代小说形式的特点。

第三、四次作业:

*1、结合《故里三陈》,谈谈你对汪曾祺的小说散文化特征的理解。

*2、理解《春之声》将现实与心理两种空间形式并置于作品之中具有怎样的特殊意味?

 

*3、怎样理解作品中王一生最重要的两件事下棋之间的关系?

 

*4、联系金色的红萝卜这一意象,感受小说所传达的情绪、感觉。小说结尾时直接透露出的情感,以及由阳光通红的土地、孩子以及寻找的动作,这些因素共同构成的画面,给你怎样的感觉?

*5、如何理解王安忆融会了写实/象征、纪实/虚构、经验/理性的古典主义创作倾向?

*6、你认为小说《孕妇和牛》的整体氛围是怎样的?体会小说的内容、叙述节奏、叙述语言的协调统一。

7、你认为《孕妇和牛》在生殖--对原始而淳朴生命的热爱与生命的延续这样的主题之下,出现石碑文字这样关于历史、文明的标志,是为了表达什么?

*8、阅读《许三观卖血记》小说第十八、十九章,注意历史是以怎样的方式进入许三观的日常生活之中,并对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